脆脆脆皮鸭

一个产粮小号
杂食
偏爱少女攻

【冰秋|R18】暮春时节(一辆糖车)

一个带糖带车的甜甜小日常
轻微ooc
车走评论链接

在外天南地北地过了大半个春,快要入夏之际,沈清秋提出去清静峰住几日,洛冰河自然是答应的。

在刚入山时受了几番打趣,又看了柳清歌几次脸色,洛冰河便打定主意不离开竹舍附近。沈清秋有时会去与岳清源等人聚一聚,大多数时候都是和自家乖徒儿一起在待竹舍,或处理事务,或休闲度日。

这日正午刚过,沈清秋在木清芳处用完午膳,回到竹舍,却发现洛冰河不在。
“冰河?”沈清秋手上还提着从木清芳那里带回来的小食,打算给洛冰河尝尝,“这是去哪儿了……”

刚准备出门去找,一阵风裹携着翻飞的竹叶朝沈清秋袭来。沈清秋正疑惑着打算躲过,那些叶片却轻轻柔柔地绕着他的腰转了一圈,又向来时的方向飞去。沈清秋勾唇笑了笑,跟着在风中窸窸窣窣的竹叶走进了竹林。

果不其然,竹林中的一块空地里,洛冰河正站着等他。人已引到,竹叶便向竹林上方飞去,又在半空中纷纷散开,飘飘悠悠,在两人中间下了一场竹雨。沈清秋隔着纷飞的竹叶望着笑吟吟的洛冰河,心神微动。

还学会制造浪漫了。

竹林之中风清气爽,暮春时节的热气被减去不少。沈清秋笑着向洛冰河走去,耳边是叶叶相击之声,风声,不远处山泉汩汩之声,和自己胸腔中心脏加速跳动的声音。

“师尊,弟子等你好久了。”洛冰河对他笑着伸出手,人一走近,便将他拥入自己怀中,语气黏黏糊糊道:“师尊离开了大半日,弟子甚是想念。”

沈清秋用空出的右手回抱住搂着自己撒娇的小孩,忍不住笑他:“怎么还和幼童一般爱撒娇?”

“在喜欢的人面前,人都会变成小孩子。”洛冰河理不直气却壮,紧紧抱着沈清秋不肯松手。

沈清秋拍拍他的手臂:“先松开。”洛冰河恋恋不舍地亲了亲他的侧颊,才慢慢松开自己的怀抱。

空地中有一张低矮的石桌,正适合二人在桌旁席地而坐。沈清秋打开食盒,取出从木清芳那里带走的酥糯米条。发现桌上已放了一小坛酒和两只酒杯。

“这是早上师尊出门后,宁师姐送来的,是去年秋季时酿好的桂花酒。”洛冰河说着,倒了满满两杯,四周顿时酒香四溢。

“正好,这是从木师弟处带的酥糯米条。”

“师尊专程带给我的吗?”洛冰河眼睛亮亮的,眼神像个刚拿到糖的孩子。

沈清秋忍不住轻轻揉了揉他的头:“是啊。”

洛冰河把沈清秋的那只手握在手里,用嘴唇轻吻一下:“师尊真好。”

沈清秋心中暗道:你不也是?面上只笑着拍了拍他的手。

林间的风温柔地穿过,日光摇曳,地面碎金轻晃。两人一面悠闲饮酒,一面说地谈天。

“怎么好些天了,也不见明帆他们来过?”

“师尊不必担心,宁师姐今日和我说,她早和其余人说好,无事不来打扰你我二人。”提起此事,洛冰河又像小孩子似的开心得意起来。沈清秋知道,他一向不喜欢太多人来打扰他们的生活。

都一起生活这么久了,居然还是这样没有安全感,真不知道该拿这少女怎么办才好。沈清秋望着手里的酒杯暗暗腹诽,回过神来,却发现洛冰河已经蹭到了自己身前。

“怎么了?”沈清秋伸手抚了抚洛冰河的脸颊,对方正用一种格外深情的眼神看着自己,又偏着头蹭了蹭自己的手心。

https://shimo.im/docs/qIMtmju4o6gbQiRD
(挂了,走评论)

感谢观看。